Menu
Woocommerce Menu

3年前一夜爆火,如今难逃一死!这个网红产品,到底做错了什么?

0 Comment


摘要:
【中国建材信息总网】玻璃桥之所以遍地开花,和监管宽松有关,中国在这方面没有专门的资质标准,“说白了,挂一个有建筑资质的公司的名字,随便拉一队民工就能把活儿干了,安全隐患较大”。
外媒称,世界最高最长玻璃桥——湖南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今年8月试运营,中国玻璃桥旅游再次进入世人视野。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0月31日报道,去年是中国修建玻璃栈道、玻璃桥、玻璃观景台的“井喷年”,不完全统计显示,目前全中国20个省份47家景区共计57道高空玻璃栈道、玻璃桥、玻璃观景台已建或在建,吸引了大量民间投资涌向旅游业。
  报道称,这被列为世界上最高最长的玻璃桥,全长430米,最高处距离谷底垂直落差达到300米,位于以自然美景著称的湖南张家界大峡谷景区。今年8月试运营时,大桥“30余人用铁锤轮番猛砸”“25名成人同时跳跃”等安全承重试验新闻,一度沸沸扬扬,令这座以玻璃作为主受力结构的桥梁引起不少关注。
  但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的桥架固定,行走在上面稳稳当当。另外,大桥足6米的宽度,以及脚下由三层叠加而成的钢化玻璃,可以带来安全感。虽未有惊心动魄感,但一边缓步桥上,一边观赏周边秀美景色,仍不失为一种特殊体验。
1 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
  外国游客失望:桥上太吵了
  报道称,遗憾的是,玻璃桥上游客如织,人声嘈杂,桥上跳跃者有之,笑闹者有之,甚至有小团体凑兴跳起欢乐的舞蹈。
  “如果大家都安安静静欣赏美景,旅游体验肯定会好一些。”来自马来西亚吉隆坡的廖女士说。
  廖女士与友一起到张家界旅游,出发前她对大峡谷玻璃桥颇有期待,来到后亦对美景留下深刻印象,但她坦言对玻璃桥略感失望,因“不够刺激”“桥上没有秩序”“太吵了”。
  廖女士说自己曾到加拿大的玻璃桥参观,桥上秩序井然,大家静静观赏风景,互不干扰,私人相机也被要求禁止带上桥。这种情形下,置身其中的游客更易感受人与自然的和谐美。她还建议,对外营业不久的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可考虑增加人员在桥上维持秩序,改进管理模式,让游客有更高品质的旅游体验。
  中国玻璃桥“井喷”
  报道称,推广旅游资源,吸引消费者的目光,不只是张家界,中国多地都在费尽心思,而玻璃桥则是相对容易复制的项目。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不是中国首座对外开放的玻璃桥,无疑也不会是最后一座。
  近年来,不同结构的玻璃桥在不同省市的景区建起并营业,还有一些地区正在上马这一工程。
  去年9月,长约300米、垂直高度达180米的全透明高空玻璃吊桥在湖南岳阳平江石牛寨国家地质公园开通,这是中国首条全透明高空玻璃桥;今年3月,福建尤溪汤川侠天下景区玻璃桥试运营;本月1日,位于广西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双龙沟原始森林旅游度假区内的玻璃悬索桥开始试业迎客,这也是广西第一座玻璃悬索桥。
  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目前全中国20个省份47家景区共计57道高空玻璃栈道、玻璃桥、玻璃观景台已建或在建。仅今年上半年,云南、贵州、河南等地就新上马多条玻璃栈道。报道并引述景区设计师刘维称,去年是中国修建玻璃栈道、玻璃桥、观景台的“井喷年”,全年大约有28条开建,民间投资因此大量涌向旅游业。
  玻璃桥出现审美疲劳?
  曾参与中国不少重点项目的知名基础建设公司艾奕康(AECOM)公司全球经济总监兼副总裁吉井贵思表示,目前中国确实有很多这一类型的桥梁在建,不过中国地大物博,旅游业规模宏大,从市场需求来看,目前还没有算“过头”。
  报道称,第一次登上玻璃桥或有新奇之感,但倘若越来越多类似的玻璃桥涌现,游客是否又仍会跃跃欲试,会否出现审美疲劳?如欧阳斌所言,市场会做出解答,可以确定的是,随着行业日渐成熟,旅游目的地之间的比拼,最终仍会回归到产品、服务以及管理的品质之争。
  目前中国多个景区不惜耗费巨资竞建这些项目,以及玻璃桥上始终人头涌涌,都预示着这股热度在中国并未减弱,更多景区或会上马这一项目。
  玻璃桥遍地开花 完善监管刻不容缓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对当下竞建“玻璃桥热”的忧虑。
  景区设计师刘维告诉《每日经济新闻》,玻璃桥之所以遍地开花,和监管宽松有关,中国在这方面没有专门的资质标准,“说白了,挂一个有建筑资质的公司的名字,随便拉一队民工就能把活儿干了,安全隐患较大”。
  随着越来越多玻璃桥的涌现,中国看起来亟需完善相关规范与监管。Chris
Yoshii建议中国政府对业主(景区单位)明确提出要求,规定必须定时进行“独立的安全检查”。
  他也指出,景区在建设这些玻璃桥的同时,要关注维护天然环境的美态,避免大量游客涌进景区所造成的影响,尤其在控制人流、交通和废物处理方面,必须进行有效管理。

为推广旅游资源,吸引消费者的目光,近年来,不同结构的玻璃桥在不同省市的景区建起并营业,还有一些地区正在上马这一工程。

图片 1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全中国20个省份47家景区共计57道高空玻璃栈道、玻璃桥、玻璃观景台已建或在建。仅今年上半年,云南、贵州、河南等地就新上马多条玻璃栈道。报道并引述景区设计师刘维称,去年是中国修建玻璃栈道、玻璃桥、观景台的井喷年,全年大约有28条开建,民间投资因此大量涌向旅游业。

文/金错刀频道
祥燎封面图/视觉中国在网上,你肯定看到过这样的浮夸表演,名为“被玻璃桥吓坏的某某”。
或许,在这些视频的诱导下,你也走上了玻璃桥。

曾参与中国不少重点项目的知名基础建设公司艾奕康公司全球经济总监兼副总裁吉井贵思表示,目前中国确实有很多这一类型的桥梁在建,不过中国地大物博,旅游业规模宏大,从市场需求来看,目前还没有算过头。

与此同时,景区靠着玻璃桥、玻璃栈道等玻璃项目,过上了滋润的日子。有的景区原来人流量寥寥无几,修建玻璃桥后顿时炙手可热,一年就多了数千万,甚至上亿的收入。

目前中国多个景区不惜耗费巨资竞建这些项目,以及玻璃桥上始终人流涌动,都预示着这股热度在中国并未减弱,更多景区或会上马这一项目。

但这样躺赚的日子,恐怕快到头了。
去年3月,河北就开展了高风险旅游项目专项排查整治行动,对新建玻璃栈桥类项目停止核准备案,已营业项目一律停业整顿。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对当下竞建玻璃桥热的忧虑。

有消息称,仅河北一省,至今已有24家景区的32座玻璃栈道项目停运。

景区设计师刘维告诉记者,玻璃桥之所以遍地开花,和监管宽松有关,中国在这方面没有专门的资质标准,说白了,挂一个有建筑资质的公司的名字,随便拉一队民工就能把活儿干了,安全隐患较大。

继河北之后,黑龙江、湖北、湖南、江西、广东、福建等地方的部分玻璃桥项目,也遭遇了同样命运。

随着越来越多玻璃桥的涌现,中国看起来亟需完善相关规范与监管。专家建议中国政府对业主明确提出要求,规定必须定时进景区在建设这些玻璃桥的同时,要关注维护天然环境的美态,避免大量游客涌进景区所造成的影响,尤其在控制人流、交通和废物处理方面,必须进行有效管理。

从风行全国到被大范围叫停,玻璃桥到底发生了什么?1

据《每日经济新闻》

游客受惊,景区赚翻

将玻璃桥推向全国的导火索,是大名鼎鼎的张家界(000430,股吧)。

2016年,张家界大峡谷的玻璃桥“云天渡”正式投入运营。
桥面长375米,宽6米,桥面距谷底相对高度约300米,“云天渡”一举创下了世界最高最长玻璃桥等多项世界纪录,再加上张家界的知名度,一时间全国皆知。

“云天渡”也成了张家界最火的景点之一,哪怕门票价格高达138元/人,桥上摩肩接踵,也挡不住游客的脚步。最火爆时,不仅需提前预约,票价还被炒高6倍。去年国庆期间,共有11.8万名游客来此体验“云端漫步”,游客甚至需排队40分钟才能上桥,排队时间直追迪士尼。
在张家界的示范作用下,其他景区的玻璃桥项目也纷纷提上日程。

在这过程中,原本简单的玻璃桥,逐渐被玩出了各种花样。

比如位于河北红崖谷景区,号称“世界最长、跨径最大的悬空式玻璃吊桥”,游客走到中间,桥面还会左右晃动。
还有位于宁夏沙坡头景区,横跨黄河两岸的玻璃桥,号称是“国内首座全透明3D玻璃桥”。

这里原先只是普通的悬索桥,2017年景区投资2000万元,将原有木板替换为钢化玻璃,既有常见的通透玻璃,也有呈现3D效果的玻璃。
受黄河3D玻璃桥的启发,其他景区更是脑洞大开,建起4D、5D,一直到10D的玻璃桥。与此同时,玻璃栈道、玻璃长廊、玻璃观景台等其他玻璃惊险项目,也引来无数游客打卡。
越吓人越有噱头,就越是令人欲罢不能。而随着越来越多人体验过玻璃项目,相关搞笑小视频和新闻层出不穷,玻璃桥等项目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最终,这一块块玻璃俨然成了景区的吸金法宝。

例如上面提到的红崖谷景区。该景区在2016年启动后的一年内,一直不温不火,日游客量只有千人左右。但玻璃桥亮相的第一天,就吸引了3000多名游客前往一探究竟,而在高峰时期,日游客量达到了5000多人。

还有安徽芜湖的马仁奇峰,该景区十几年来只有12万年客流量,玻璃栈道建成后,去年达到85万人;北京的石林峡景区,因为一个玻璃观景台,年客流量从10几万增长到100多万人;浙江的穿岩十九峰的栈道,建成后一年的门票收入达到7000多万。
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玻璃桥几乎成了景区必备,乃至渐渐有了泛滥的趋势。

据界面新闻的报道,目前全国的玻璃桥约有2300座。一位投资建设景区观光项目的业内人士表示,广东一些旅游业发达的城市,一个地区就有五条以上的玻璃桥。

在盲目的相互模仿中,玻璃桥和其他曾经爆火的网红产品一样,走向了失控的宿命。2

“吸金法宝”被封,景区连工资都发不出了

玻璃桥等项目被叫停,最直接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只有一个:

不安全。

因为国内在这项产品上,一直缺乏统一的建设标准和相应的监管,所以随着行业快速膨胀,赚快钱的玻璃观光项目的建设团队迅速涌入,产品质量自然良莠不齐。

这就导致了部分玻璃桥等设施的两种安全问题。

第一种是产品质量不过关。例如长清中央城市公园的玻璃桥,开放第一天桥面上的玻璃就裂了,吓得游客赶紧往桥两侧站;今年6月,广西平南县佛子岭风景区玻璃滑道发生事故,游客撞出玻璃护栏摔落,造成1死6伤。
第二种是设计不合理,有的路段不适合行走,例如2016年,有游客在张家界玻璃栈道上被山体落石砸伤。
所以及时叫停,安全又环保。

但是,毫无利益纠葛的管理部门可以说停就停,投资巨大的景区就亏惨了。

以河北省为例,它的整顿力度最大,时间最长,相关景区的损失也最大。

据劲旅网报道,今年8月,红崖谷景区给河北省文旅厅寄去了一封“求情信”。信中显示,自玻璃吊桥被封后,景区已拖欠员工工资5个月,共计450多万元;另拖欠合作伙伴工程款1.5亿,欠供应商贷款1700多万。

现在的红崖谷景区只能通过不断裁员维持运营,员工人数也已经由320多人裁减到了130多人。如果玻璃吊桥再不能开放,整个景区可能就凉凉了。

其他的河北省景区,情况也没好到哪去。白石山景区自去年4月份玻璃栈道关停后,600多个旅游团队取消了行程,接待游客数量同比下降40%;狼牙山景区去年1季度接待游客数量同比增长14.2%,之后逐月下滑,8月份接待游客数量同比下降34%……
狼牙山玻璃观景台

在刀哥看来,正经建玻璃桥等设施的景区,其遭遇属实有点冤。

从立项、引资、施建、竣工、试运营到运营,建玻璃桥的过程相当漫长,那时的监管在哪?

方兴未艾的时候没跟上,出了问题却简单粗暴的“封杀”,再慢条斯理地琢磨责任机制。而在最终方案敲定前,一些景区恐怕该破产了。

正如一位网友说的,“验收合格的是你,暴露安全问题的也是你,叫停的也是你。”
这才是最需要早日解决的问题,否则对景区、投资商也太不友好了。

更关键的是,还有很多其他景区就像拥有玻璃桥的景区一样,是靠着惊险项目活着的。如果没有一套完善的制度管理,类似玻璃桥等设施的隐患将屡见不鲜。3

中国景区,越来越爱刺激

像老天爷赏饭吃的黄山、张家界等景区,老祖宗赏饭吃的故宫、长城等景区,印象中总是人满为患,总觉得它们每年都该挣得盆满钵满。

事实是,中国景区的日子可能没大家想象得那么好。

2019年上半年,黄山旅游(600054,股吧)集团有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28亿元,同比增长6.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8亿元,同比减少23.19%;张家界旅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只有800万元,比去年同期跌了近6成。
而且,随着门票价格下降或取消已成大势所趋,一直以来依赖门票收入的景区,不得不面临转型难题。

有先天优势的景区尚且如此,其他名气稍小,环境稍差,以及人造的景区,更得研究出路了。

然而,转型方案不是拍拍脑袋,一天两天就能想出来的。

在从门票经济转型为产业经济前的这段时间,如何避免损失扩大才是更急迫的现实问题。

于是,各种惊险项目成了它们的救命稻草。

惊险程度稍低的,有滑沙,滑道。当然,难度低不代表就能掉以轻心。。
而像索道,大秋千,高空漫步,蹦极等项目就刺激多了,不断刺激游客的肾上腺素。
有了噱头十足的项目,再经过网络传播,这些景点摇身一变,纷纷跻身网红景点行列,风头一时无俩。

但如同网红,千篇一律总是太容易让人审美疲劳。

就像《北京晚报》在评论玻璃桥时说的,“旅游同质化是个老问题了,仅以玻璃桥而论,那也得是桥下有景可看才能源源不断地吸引客流,否则,只是高空踩玻璃图个新鲜刺激,这份红利很快就会吃完。就算不被叫停,游客也会用脚投票的。”

一个没有特色、底蕴的景区,仅仅依靠全国雷同的噱头产品,要维持长久的热度,无异于痴人说梦。

哪怕是先天条件优越的景区,如果没有能让游客满意的质量、管理和服务,随着口碑崩坏,也迟早会走下神坛。比如“不去后悔,去了更后悔”的茶卡盐湖、稻城亚丁等等。
所以,爱刺激的景区们更该想想,除了开发能带来短期利益的惊险项目,你们还能做些什么来保证自己的长期利益。

或许,可以从更好的服务做起?

结语:

中国有太多景区只做一次性买卖,眼前只有短期利益,它们的智商从来就不会放长线钓大鱼。

还记得那个方便面60元,不给小费关人暖气的雪乡吗?有人计算过,当时在雪乡旅行,如果团费加带卫生间的标间,再加吃饭,还有那些所谓雪地摩托的收费项目,人均一天就要9500元!

活该凉凉。
说到底,像提升设施、景区质量,以及管理和服务水平这种工作,和宰客、开发惊险项目相比,难度大多了,谁也不愿干这见效慢的辛苦活。

但刀哥相信,景区如果肯沉下心打好基础,投资回报率将超乎想象。

从此,惊险项目对于中国的绝大多数景区而言,只会是锦上添花,而不会是救命稻草。

“有钱人都在国内旅行,穷人都出国旅行”的评论,或许也将成为历史。

参考资料:

劲旅网:《玻璃栈道“全国大封杀”》

迈点网:《要钱还要命?失速中的网红玻璃栈道》

环球网:《网红玻璃栈道为何遇冷?景区要避免盲目跟风建设》

大家:《有钱人在家过年,穷人都出国旅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金错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