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铁矿石等进口资源类商品贸易黑洞频现

0 Comment

铁矿石是工业的源头,关乎国家经济安全。然而,记者近日从国家质检总局获悉,2014年上半年检验检疫部门检出进口铁矿石短重2000吨以上的重大短重案例25个,合计短重重量高达10.71万吨,短重金额1065万美元。铁矿石等进口资源类商品贸易黑洞频现。
【建材网】铁矿石是工业的源头,关乎国家经济安全。然而,记者近日从国家质检总局获悉,2014年上半年检验检疫部门检出进口铁矿石短重2000吨以上的重大短重案例25个,合计短重重量高达10.71万吨,短重金额1065万美元。铁矿石等进口资源类商品贸易黑洞频现。  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达60%,每年的进口总量都接近7亿吨。一旦大量不合格的进口铁矿石涌入国内,不仅吞噬国内钢厂的利润,还会影响炼钢企业的钢铁产品质量,给下游工业生产建设留下无穷的安全隐患。  据国家质检总局检验监管司有关负责人介绍,广西防城港口岸连续检出两批进口巴西铁矿石严重短重。两批进口铁矿石分别由“CAPESUPPLIER”轮和“ANANGELGLORY”轮运抵防城港,经广西防城港检验检疫局检验鉴定,前一船货物短少2717.3吨,短重率达16.36‰,短重货值23.67万美元;后一船货物短少2080.2吨,短重率为12.14‰,短重货值18.57万美元。  这只是冰山一角。今年以来防城港口岸进口巴西铁矿共计28船次,其中检出重量不合格的有9批次,重量不合格率达32.1%。  对于短重现象的增多,国家质检总局新闻办主任李静称:“巴西、印度等国雨季时间长,矿石含水率高,很难分辨是否为人为恶意。”这些也助长了国外部分贸易出口商为攫取利润、减少损失故意“缺斤短两”、“以水充矿”。  不合格的进口铁矿石五花八门,品位不足更是难以辨别。有的是未经筛选加工的块矿或原矿,有的矿石中还夹杂着草籽、石块、树枝,甚至含有大量剧毒、放射性物质。在新兴市场中直接与国外矿商接洽的多是国内外中小贸易商,贸易关系很不稳定,一旦出了问题追究起来十分困难。

核心提示:
铁矿石被认为是工业的源头,关乎国家经济安全。可近年来,在中国铁矿石重要进口口岸山东黄岛口岸,当地检验检疫部门的数据显

这几年,随着我国铁矿石进口量的增长,各口岸不合格矿石频繁出现。  进口矿频现不合格的深层原因在于是供求双方的地位不对等,而直接原因则是利用信息不对称,矿企滥用优势地位。  完善基础性工作和提高进口企业业务能力则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进口矿频现不合格  7月末,黄岛检验检疫局截获一批掺杂质氧化皮的罗马尼亚铁矿石,并按规定实施退运处理。7月CPI同比涨6.5  今年1~6月份,黄岛港进口铁矿石4511万吨,共计1482批次。其中,检出不合格铁矿石669批,重884万吨,重量占到该港进口量的近20。  黄岛港隶属我国铁矿石进口量大的青岛海关,是重要的进口港。今年上半年,黄岛港铁矿石进口量占到了全国总量的13.5,占青岛海关的53。该局出版《铁矿石检验技术》,为铁矿石检验领域提供了技术支持。  作为主要的进口港,黄岛尚能检出如此比例的不合格产品,其他港口情况更甚。比如同期上半年,江苏南通口岸进口554.8万吨铁矿中,239.6万吨不合格,不合格率(重量)达43.2。  进口铁矿石产品不合格,主要有铁矿石含水分、杂质、品位不符合规定等情况。  中小矿企的货物水分较大,京唐港口岸上半年进口的印度矿中,水份高于装船报送结果的有215批,占进口印度矿总批次的90.72。  但水分问题不是中小矿企的专利,各产地均有可能出现。巴西属于热带雨林气候,雨量大、铁矿石含水较高、装货时货物和水容易混装上船。  有港口统计,10艘巴西铁矿石,货运提单总干重为145.75万吨,实际到货重量为143.81万吨,缺少1.9万吨,短少率达13.3。  另外为减少粉尘飞扬,部分港口边装载边洒水。7月份,黄岛的一批澳大利亚铁矿石,因货物水分含量高,货物严重短重,经检验核实后,货物干重短少790.334吨(湿重比提单重量多13.9吨),短重率高达10.8。  当然,矿石品质问题很多样,纠纷较多的是品位不符合,即货物铁含量低于卖方的质保书及合同的相关规定。进口铁矿石质量不合格,直接影响钢铁企业的利益,高炉炼铁是以精料为基础,品位下降造成燃料比、焦比升高,吨铁渣量增加。  近年,各口岸甚至出现货物铁含量低于50,无法直接使用,丧失利用价值,此类货物多来自中小矿企及新兴产地。  7月28日消息,青岛港的一批马来西亚的进口铁矿,其铁含量低于合同规定7.8个百分点。而澳大利亚部分公司采用配矿方式装船,忽视铁矿质量控制,导致铁矿石的品位有所降低。  另外,含有其他杂质元素,比如常见有二氧化硅、以及有害杂质硫磷钴钒等化合物,及氧化皮等固体废物,都增加了钢厂冶炼负担。  还有一种情况比较隐蔽,就是矿石品位不稳定这相当棘手。同样一批货物,一部分取样检验品位是65,但另一部分是59以下,矿石品质不稳定,导致难以确定货物的含铁量,增加使用难度,钢厂无法配比其他原料,高炉难以发挥效率如无合同明确约定。钢厂很难以品位不合格作为依据,索赔或退货。  供求不对等  进口矿频现不合格的深层原因在于是供求双方的地位不对等,而直接原因则是利用信息不对称,矿企滥用优势地位。  这几年,钢铁产量增长较快,拉动铁矿石需求上升,带动资源价格上涨。但优质资源终归稀缺,供求双方旧有的平衡关系被打破,向供给方倾斜。  矿石企业垄断优势加强。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罗冰生表示,世界三大矿山公司控制着铁矿石海运贸易量70的市场份额,它们利用垄断地位和供不应求的态势大幅度涨价,采取后通牒式的谈判策略迫使包括中国钢铁企业在内的需求方接受高价铁矿石,一不接受就停止供货相威胁。  一面是传统矿企的强势地位,另一面是随着开采量的上升,世界铁矿石开采品位正在逐年下降,须开采更多的铁矿石,才能生产出和以往同样含铁量的铁精矿数量。  我国进口的铁矿石品位也在下降,中钢协公布,2010年进口铁矿石平均品位61.7,比2009年的62.27下降0.57个百分点。品位下降同时,水分、有害成分等却在不断增加。  特别是从新兴矿区采购。我国铁矿石进口源地扩大,但受到矿藏质量、开采条件等限制,新兴矿区的矿石品质不稳定。开采利润增加,市场开发热情高涨,出现中东、东盟、中美洲地区等新兴矿区,我国从南非、伊朗、乌克兰、秘鲁、委内瑞拉等国进口量明显增长。  统计资料表明,2010年,我国铁矿石进口来源地多达40多个,遍及亚欧澳非美各大洲。特别是伊朗、乌克兰的矿源增长明显,两年时间翻一番有余,2010年我国从伊朗、乌克兰的铁矿石进口量均达到1000万吨以上。  实际上,不仅仅进口矿质量下降,国产矿面临同样难题。《全国大中型铁选矿厂主要技术经济指标》中,2008年12月,大中型铁选矿厂的原矿石品位平均为30.2,到了今年第二季度,这一指标下降至27.8,两年时间降了2.4个百分点。  但是,铁矿石品质下降不是关键,问题在于矿产企业滥用贸易优势地位,利用下游紧急采购心态,存在虚报情况,故意侵害我国进口商的利益。  供应商之所以敢这样明火执仗,就是利用部分进口商缺乏贸易经验,自我保护能力低,中小企业中更为明显。铁矿石进口交易属于跨国贸易,从产地考察、货运装船、贸易合同、支付方式、索赔方式、保险等层层环节,需要有丰富的经验和经营策略,有一定的财力背景。在这条跨国贸易链上,中小企业处于弱势。  但在潜在利润的诱惑下,众多钢厂、贸易商加入了海外采购,越来越多的进口商参与,导致需求方增加,但企业多经验不足,部分企业投机心态浓重。近一段时间,堆积在港口铁矿石超过了9000万吨,很大一部分是进口商主动压港,在赌后期价格。  还有,以集装箱方式进口铁矿石,近年在张家港、北仑港口、京唐港等港口均出现。这种比较另类的运输方式,导致矿石质量难以保障,检验检疫面临挑战,国内货主的权益也容易受到侵害,而此类贸易主体基本都为中小贸易商。  四大措施应对  进口矿品质的下降问题短期内无法根本解决,因为其有深刻的市场背景,供求关系没有改善,难以打破这种不对等的暂时平衡。  我们可以降低信息不对称风险,关注进口铁矿石合同履行,保障进口商权益。  首先,完善基础性工作。检验检疫、海关等部门,要完善管理手段,加强提高检验水平,即便苍蝇打不绝,也要勤挥苍蝇拍。  建立完善检验检疫体系,做好技术准备,令不合格的铁矿石难以蒙混过关。在保护国内进口商同时,震慑有机可趁的国外商人,提高其不诚信成本,敲山震虎,让虎不敢靠近。  目前比较快捷方法是,加强各口岸铁矿石检验业务培训,推广青岛、宁波等地较有经验的进口铁矿石检验监管机制,令进口量较大的港口拥有过硬的检验能力,宁波检验检疫局推广的联合检验模式就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其次,要加强职能部门互动。海关、检疫等部门,联合建立供应商的诚信记录,推广标准合同范本等。  再次,更重要的是,提高进口企业业务能力。进口商,特别是中小企业业务能力提高,将能从源头减少或杜绝不合格铁矿石流入国内。  后,建立起行业性组织,通过行业组织的桥梁作用,加强企业间信息交流和合作,提高贸易商业务能力,开拓新的业务模式,比如联合采购等。通过协会或职能部门,引导企业,重视合同的签订和质量验收条款,特别是对安全、卫生、环保及重量要规定明确,堤防出现质量问题。

铁矿石被认为是工业的源头,关乎国家经济安全。可近年来,在中国铁矿石重要进口口岸——山东黄岛口岸,当地检验检疫部门的数据显示,近半数批次的进口铁矿石不合格。其中,品位不合格与短重成为两大主要原因。
中国对进口铁矿石的依存度达60%,2011年的进口总量接近7亿吨。一旦大量不合格的进口铁矿石涌入国内,不仅将吞噬国内钢厂的利润,还会影响炼钢企业的钢铁产品质量,给下游工业生产建设留下无穷的安全隐患。
进口黑洞
2012年9月,山东某大型钢铁集团进出口公司经理陆涛遇到了他进出口铁矿石生意中的一件“大麻烦”。该企业从乌克兰进口了一批8万吨的球团矿,由于该批货物存在严重的短重和质量问题,险些给企业带来巨额损失。
这家企业每年进口铁矿石约需500万吨,以前都是从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家进口高品位的铁矿石,可近年来炼钢成本高涨,国内钢铁企业几乎都挣扎在亏损线上,像其他许多钢厂一样,他们改从印度、伊朗、乌克兰、朝鲜等新兴市场进口低品位的原料,以缓解成本压力。
然而,这批球团矿到港后,却被黄岛检验检疫局检出含粉率高达11.3%,超过了5%合同标准两倍还多;加上整批货物短重1800多吨,仅一船铁矿石就隐藏着近200万元的损失。陆涛表示,幸亏这一船不合格的铁矿石被及时检出,否则将蒙受巨额损失。目前,该船铁矿石索赔问题仍在交涉中。
陆涛所遭遇的“大麻烦”在中国铁矿石进口绝非个例。
目前,中国铁矿石对外依存度已高达60%,2011年总进口量6.86亿吨,同比增长10.9%。整个山东口岸因腹地山东、河北等区域钢铁产能集中,铁矿石进口量约占全国总量的1/3,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口岸。2012年1-9月,山东口岸共检出进口铁矿石不合格1807批次、0.543亿吨,占进口总量的48.1%和31.6%。“品位不足与短重是造成大量进口铁矿石不合格的两大原因。”山东省检验检疫局副局长石勇指出,铁矿石被认为是工业的源头,大量铁矿石出现不合格现象将直接威胁我国经济安全和企业的利益。
以前,国内钢厂往往选择淡水河谷、力拓等铁矿石品质高、企业信誉好的大矿商。前几年国际矿石价格不断上涨,再加上金融危机的影响,不少国内钢厂陷入亏损。为了降低成本,保住利润,国内钢铁大佬们开始更多的选择从印度、伊朗、乌克兰、朝鲜等新兴市场的中小矿商手中大量进口低品位铁矿。
新兴市场的低品位矿货源多、价格更低,尽管冶炼成本较高,但综合算来,成本低于高品位矿。可新兴市场的中小矿商往往管理混乱、诚信度差。由此,近两年铁矿石进口品位不足与短重的现象开始猛增。
2011年,黄岛口岸进口散货铁矿石短重超过5‰的共计187批,短重13.8万吨,短重货值为2175.9万美元。2012年上半年,短重现象大大增加,超过5‰的共计124批,短重11.5万吨,短重货值为1499.2万美元。“你看,随着我国铁矿石进口量越来越多,到港的船舶越来越大,这一艘20多万吨级矿石船的长度已超过个别航母了。”在青岛港码头,黄岛检验检疫局矿产科科长魏爱鹏指着已刚刚卸下铁矿石、正在离港的巴西船说道,从去年开始,进口铁矿石不合格率也越来越高。
2012年4月14日,一船来自澳大利亚黑德兰港近17万吨的铁矿粉抵达黄岛口岸。该船被检出短重高达9677.8吨,短重率为5.73%,涉及金额高达130.5万美元。
更为隐性的黑洞则是来源于进口铁矿石的品位不足。按照铁矿石国际贸易惯例,进口铁矿石一般以卸货地的检验结果作为计价依据来进行贸易结算,检验机构的检验结果直接影响到买卖双方重大经济利益。
“近两年黄岛口岸检测出的铁矿石品位不合格率竟高达45%。”黄岛检验检疫局矿产科科长魏爱鹏说道,由于铁矿石每个批次货值巨大,品位稍有差池,国内买家就会遭受巨大损失。
2011年,黄岛口岸共检验进口铁矿石3270批,重量9608.5万吨,货值151.5亿美元,其中不合格铁矿石为1487批,重量1902.9万吨,货值28.6亿美元,批次、重量、货值检出率分别高达45.5%、19.8%、18.88%。2012年1-9月份,该部门共检验进口铁矿石2209批,重量7733.2万吨,货值100.0亿美元,其中不合格铁矿石为988批,重量1535.6万吨,货值19.3亿美元,批次、重量、货值检出率分别为45.2%、19.86%、19.3%。
黄岛口岸迄今为止最大一笔铁矿石品位不合格的案例发生在2011年6月。河北唐山一家钢铁厂从印度进口了11.93万吨铁矿石,货值高达804.2万美元。然而,经过检测,该船铁矿石铁含量仅为42.03%,与合同规定最小铁含量51%及国外检测结果铁含量50.16%相去甚远。这家唐山的钢铁厂险些因品位不合格而损失2352.71万元人民币。
个中秘密
中国铁矿石进口数量约占全球铁矿石总产量的35.7%,已成为全球最大买家。以前,中国大型钢厂主要是从三大矿业巨头手中购买长协矿。大矿商信誉较好,不合格的现象较少,但价格高且年年涨价。当经济危机到来、国内买家转向新兴市场的中小矿商时,情况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对于短重现象的增多,黄岛检验检疫局水尺科科长史清刚介绍道,今年1-7月中国铁矿石进口均价同比下降15.25%,国外部分贸易出口商为攫取利润,减少损失故意“缺斤短两”、“以水充矿”。加之,巴西、印度等国雨季时间长,往往矿石含水率较高,很难分辨是否是人为恶意。这更加助长了国外中小矿商、贸易商以“注水”牟利的行为。
而经过几十年的开采,巴西、澳大利亚等早期矿山富矿已开采殆尽,即使是大矿商的矿山品位也开始逐年下降。新兴国家矿山品位更低,管理不规范、市场混乱。
如许多新兴市场多从其国内各个矿山收集,在港口集中后装船,品位波动大、不稳定。这些新兴市场的矿商实力较弱,技术设备落后,面对国内大订单,单凭自己无法保证货源,一船铁矿石从矿山到国内钢厂手中往往要经过多次倒手、拼装。甚至有的为了追求最大利润就趁机掺杂。
由于全球铁矿石富矿少、贫矿多,铁矿石品位看上去只相差1%,但报价却大相径庭。以10月18日,印度粉矿为例,62%含税价格为每吨805~815元,品位61%的价格只有每每吨760~770元。巨大的利益诱惑着信誉较差的矿商、贸易商铤而走险。
青岛口岸金通货运公司经理臧少林是个有着铁矿石进口20年经验的“老货代”。他认为,大量铁矿石进口不合格现象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铁矿石供需失衡、供不应求造成的。
2000年以前,中国需求量少,铁矿石价格较低、巴西精粉每吨只有200多元,“掺假还不够人工费的”。可如今,我国进口量全球第一,市场供需逆转使得价格飙升了数倍、巴西精粉一度达到了1600多元/吨,而且经常出现国内几个企业争抢同一批矿石的现象。
一般矿石交易中品位允许一定程度的上下浮动,有些外国矿商为了逐利故意掺杂以下限交货,国内企业只好吃哑巴亏,可降低1%品位就意味着国内钢厂每吨铁矿石将损失20多元人民币,一船20万吨的进口量就会损失400多万元。
据统计,2012年上半年黄岛口岸从巴西、澳大利亚、印度、南非、伊朗进口的铁矿石平均品位同比降低2个百分点,仅南非铁矿石平均品位超过63%,达二级铁矿标准。今年1-7月山东口岸共检出掺杂检疫性杂物5批,掺杂固体废物氧化皮7批,2011年共检出掺杂3批。
不合格的进口铁矿石五花八门,闯关伪装也变化多端。有的是未经筛选加工的块矿或原矿,有的矿石中还夹杂着草籽、石块、树枝,甚至含有大量剧毒、放射性物质。在新兴市场中直接与国外矿商接洽的多是国内外中小贸易商,贸易关系很不稳定,一旦出了问题追究起来十分困难。
今年,中国就曝出了两宗震惊中外的铁矿石诉讼大案。7月份,安阳钢铁(2.20-0.13-5.58%)集团就曾被媒体曝出,安钢集团大批购买的铁矿石品位不合格,存在严重的掺假问题,其中涉及的规模多达5500吨,从而引发了内部的反腐败调查。10月份,日照钢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澳大利亚吉布森矿石公司因45船铁矿石中绝大多数质量没有达到合同约定的标准,引发了金额高达1.14亿美元的国际仲裁。
山东莱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进口过一船4.4万吨的印度铁矿石,按照合同,该船铁矿石品位原本应是50.59%,可实际却只有44.37%,相差太大。经过贸易双方协商只好降价处理。此后,尽管付款方式苛刻、进口成本较高,莱钢也只好选择国外主流矿商的产品。
铁矿石作为工业的源头,如果说短重会使国内钢厂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铁矿石品位不合格则会给下游工业生产带来隐患。
山东一钢厂经理陆涛表示,无论是生产焊条、汽车弹簧,还是大规模的建筑用钢,钢材在应用中都有着抗拉抗压等指标要求。一旦铁矿石中出现掺杂现象,如硫磷、砷等,钢材也会达不到相应标准。
原来,高炉炼铁是以精料为基础,品位下降会造成燃料比、焦比升高,炉渣量增加,产量下降。掺杂其他元素,则会使炼成的钢铁冷脆易断、焊接性能降低,降低钢铁品质。
金银岛钢铁行业分析师徐勇波指出,如果把低品位矿石当作高品位来生产,或使用掺假或者不合格的铁矿石,会降低铁水质量,进而影响到钢材品质。这将给国内下游工业生产带来巨大的隐患。
不过,中国铁矿石的刚性需求仍将持续增长,在全球富矿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国内钢厂不得不涉足更多的新兴市场。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铁矿石中“黑洞”也将越来越多。
黄岛检验检疫局水尺科科长史清刚指出,部分国外供货商经常利用港口之间沟通不畅隐瞒欺诈行为,只有中国沿海各港口各部门相互配合形成一套立体的监管网络,才能将低劣铁矿石拒之门外,维护中国的经济安全与企业利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