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星子无序采石“大煞”庐山风景

0 Comment

摘要: 青岛大泽山,碎石块中货车艰难前行
  青岛大泽山被誉为“中国葡萄之乡”,但如今去大泽山旅游的人可能要大失所望了,一些山头几乎成了废墟,通往风景区的必经之路上,到处都是采矿后割下的大石块,山路变得岌岌可危。
  原本山上自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石佛,可如今石佛两侧被严重破坏,只能通过宣传画上看到巨大的石佛周围是绿油油的树林……
  A 大泽山成了采石场
  相关部门明确规定大泽山禁止开采石块,但不法商人这些年依然不断开采,他们白天偷偷在山里打洞,傍晚拉走采下的石块
,晚上再偷偷引爆……
  近日网友山草在某论坛上发了一个名为《大泽山非法开采屡禁不止,原生态山体满目疮痍,谁来监管?》的帖子,引起了强烈关注。山草在帖子中贴出了他游大泽山时拍摄的照片,并指出由于恶意开采破坏,原本有名的文化景点——山上天然形成的大佛周围被严重破坏,已经看不出大佛的痕迹了,希望有关部门能去管一下。
  18日记者驱车来到了平度大泽山脚下,驱车行驶在大泽山镇上,随处可见堆满大型石块的石材加工厂,仅一条街上就有不下四五十家。不少厂里发出嗡嗡的加工石材的声音,工厂外侧一些工厂用横幅或在墙面上写着莱州青、海底兰等字样。绝大多数工厂里摆放着一堆堆的巨大石块和磨光面后裁切好的大理石,有的工厂还摆放着雕刻好的石质雕塑。
  走到大泽山脚下,远远地记者就看到几个山头上光秃秃一片,山体被开采得深深向里凹陷进去,完全没有了正常山体的形状。半山腰和山脚下堆满了大小不一的石块,山上几乎看不到像样的大树,仅存的一些树木孤零零地长着,看起来很不协调。
  北部的一座小山几乎被掏空了,另一些山峰上又是另一副景象,山体被切割掉后,山峰就像菜刀一样锋利,整个山头没有一点生机,沿途山上的路特别陡峭,堆满了石块和灰尘,一般的车根本无法开上去。
  B 半夜爆破声常把村民吓醒
  记者在大泽山脚下村里的一家小卖部询问,老板得知记者询问天然大佛,他拿出了一个大泽山旅游宣传册,打开后他指着左下方一张风景照片对记者说,“这张照片是那尊大佛周围还没有开采时拍摄的照片,但现在的大佛根本看不出来。”
  谈起这尊大佛他显得很无奈,“原本我以为
,旅游业发展,我们这几家小卖部的生意也能红火一点,但山上开采石块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山这么被炸来炸去的,都没了形状,越来越不像个旅游的地方了。特别是今年,原本指望清明节和五一节时能来不少游客,但那几天别的景点都堆满了旅游的人,大泽山却只有寥寥几个游客。我们小卖部连几瓶水都卖不出去。”
  在另一家小卖部记者打听山上开采时,一位当地人说,“以前听说下了规定,大泽山不让再开采了,相关部门的人还在镇上住了一段时间,专门检查这个事。这个规定下了后,的确减少了很多采石块的公司,白天也没有开采车经过了。一段时间后,又有人在山上开采了,他们怕被查到,白天基本上不运石块,不开采,但到了晚上还是和以前那样开采。”
  “特别是半夜的时候,经常爆破大型的石块,有时候半夜睡着觉,突然就被一声巨响吓醒了。他们白天不敢爆破,怕被发现,所有爆破都在晚上,弄得村里很多人睡不安稳。”
  C 天然大佛周围全被炸坏
  记者驱车沿着山路往风景区走,经过了两个山坡后,在一段山路一侧的空地上摆放着几十块看起来像是刚切割下来的大型石块,绝大多数石块上用红色的油漆笔画了一个圈,里面还写着姓氏,看样子是属于某一个开发老板的。
  山顶一些大石块被切割下来的小石块堆积在山腰上,看起来随时有掉下来的可能。路上也不时看到一些石块散落在地上,行驶在这条山路上令人感到有些不安。
  在半山腰上,记者看到那尊天然形成的大佛,右侧旁边的山体被炸出了一个大洞,靠近时隐隐听到有机器钻岩的声音。记者顺着响声爬到了近乎山头,周围到处都是开采出来的碎石头。
  悬崖上挂着两根很粗的电源线,一直连接到底下看不到的洞里,巨大的钻机声音就是从洞里传出来的。记者趴在碎石头上往下看,底下很暗,但隐隐看到有工人正在往岩石上钻眼。
  一名干活的工人看到记者后,神情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干什么的?你刚才看什么?”工人眼睛直直地盯着记者并打量记者的口袋。记者询问他是否在这里采石,他没有回答,而是一再询问记者是干什么的。记者表示是旅游的游客,听到响声感到好奇,过来看一下。听到记者的回答,工人稍微平和了一些,看着记者驱车离开,他才安心回去。
  山脚下一位正在果园摘樱桃的当地居民告诉记者,“基本上每天都能听到山上钻石头的声音,白天那些开采石头的人也不敢明目张胆,到了晚上装上炸药开始炸石块。一般6点以后拉石头,等检查人员下班了,他们就开始活动了。”
  D 傍晚运石头,运到山脚石材厂
  当天傍晚6点半左右,村里通往加工石材加工厂的道路上,来往的大货车突然增多了,每隔两三分钟就能通过一辆车,一些专门拉运石块的空货车朝大泽山的方向开去,并不时有拉着巨大石块的车从山上开下来。
  记者看到一辆货车拉着两块巨大的石块,石块上还有用红色油漆写的姓氏,这和记者在山顶看到的开采出来存放的石块上的标记一样。记者连忙驱车跟在货车后面,货车跑了一段后将车停在了一个石材厂旁边,司机下车走进了石材场,跟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后,站在门前抽烟等待。过了一段时间,工人从工厂里开出了搬运石块的铲车,将货车上的石块卸了下来,运到了工厂里。
  记者观察了一段时间,仅半个小时左右,周围的这几家工厂旁边,就开来了3辆满载大石块的运输车,两辆车运到了同一家石材加工厂。另一辆拉满石块的货车将石块运到了别的石材厂。
  有一家石材厂门前停着一辆大型的拉货车,一名工人正在用铲车将地上包装好的石板往货车上搬,另外两名工人在和一名中年女子商量着什么。记者看到,这家工厂的院子里放着几十堆加工好的石材,有一些石材被装进了木质箱子里。询问得知,这些石材都是被预订出去的。
  这家石材工厂的老板是一名中年女子,记者询问她,加工出来的矿石是否都是山上开采出来的石头时,她有些警惕地看着记者,并没有直接回答。记者表示大泽山的石材很有名,想买些好质地的大理石。老板娘说,“其实我们加工出来的这些石材都是山上采下来的石头,你看到对面那座山了吗?山上的石头材质特别好,所以一直在开采,这些石头都是纯正的大泽山石头,保证质量。”
  记者问她,大泽山已经禁止开采了,怎么还会有山上的石头呢,会不会是别的地方冒充的?她很小心地告诉记者,“这点你放心行了,我保证都是山上的石头,没看到晚上这么多车从山上拉石头下来吗?这里采石已经一二十年了,这么多石材厂,不可能一下子都关闭吧,各有各的办法活。”
  为何都在大泽山上开采石块?记者咨询了一位从事20多年石头生意的马先生,他告诉记者,“大泽山属于花岗岩,石质比较不错,但没有收藏价值,  主要用于建筑方面,这种石材在山东还是比较多的。但不少好的石材都地处风景区内,是不让开采的,就像崂山石头,地质比大泽山的还要好,但由于是风景区,是坚决不能开采的。”
  “大泽山由于历史遗留原因,这么多年一直都允许开采,逐渐就形成了气候。开采石头相对于别的行业,利润是比较大的,毕竟山体是属于国家的,只有开采成本,而把这些石块拉下山卖给石材加工厂,就能赚不菲的利润。这一本万利的活自然很多人都愿意做,所以即使当地部门一直在严查,但仍然很难禁止,这就是利益的驱使。”
  E 相关部门表示会严查
  对于大泽山如今存在的乱开采现象,记者联系了平度国土资源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针对大泽山乱开采现象,前几年已经出了明文规定,将大泽山定为了旅游景点,不准任何人和企业开采矿石。以前因一些历史遗留原因,大泽山被开采了多年,山体遭到了破坏。禁止开采后仍有采石的人偷偷开采,我们局每个月都会视察十几次,只要发现有违规就会严惩。”
  他同时告诉记者,为了遏制恶意开采的公司,将视察和监督工作交给了国土资源派出所,记者随后联系上了该派出所的朱所长,对此问题他说,“这几年来一直都在对大泽山的开采进行整顿,今年年初时专门整顿了50多天,把山上采石的设备都撤了下来,不允许任何企业再开采了。”
  “禁止开采大泽山的矿石后,依然有不法分子偷偷摸摸地开采,山底下就是石材加工厂,偷着将石块运到这些工厂里,用不了太长时间。我们要惩罚这些恶意开采的人必须要当场抓现行,这些人也比较狡猾,经常半夜开车上山拉石头。
  记者向朱所长反映,现在依然有在山上开采的人
,山上的大佛已经处在被开采边缘了,大佛右侧已被开采出了一个大洞,严重破坏了大佛周边的环境。朱所长说,“这些偷着开采的人特别狡猾,知道我们时常过来检查,他们还专门找人在山脚下盯着我们
,只要看到我们晚上检查,就偷偷报信。现在我们检查基本上是在和他们打游击战,都是把车停在村外,步行爬上山去抓。”
  朱所长表示会将目前乱开采的现象向上级反映,争取早日彻底清除这些不法开采人员。(

摘要:
  海口市美兰区三江镇是一个典型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地方,记者驱车从海文高速拐入三江镇后,就看到道路沿途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家石材加工厂,就连加油站的空地也用来堆放石材。一些富裕的村委会,在村口竖起当地开采的巨石,鲜红的村名刚劲有力地刻在巨石上,宣示着石材是三江镇的一张名片。
  “靠山吃山”并没山,石材全挖自地下
  在镇上的日达石材厂,一名当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三江镇从事石料开采已有上百年历史。过去,这里确实有山,山里的石头被开采完后,大家就转而开挖地下的石材,开采出来的石材被转运至镇上的石材加工厂进行加工。
  7月2日下午,记者在三江镇较为集中开采石材的苏寻三村委会、眼镜塘村委会、益民村委会看到,这里大大小小分布着多个采石场。通过地表直接开采石矿形成的巨坑,与周边茂盛的林地、农田相比,显得格格不入。从卫星地图上看,绿色的林地与灰绿色的农田之间,是特别扎眼的土黄色和灰色。这些颜色正是石矿开采露出的地表和矿坑。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三江镇的采石场几乎全部没有取得采矿许可和环境评估,他们获取的矿产资源无需任何代价就可通过销售成为个人利益。
石材加工厂环境污染、用电安全隐患严重
  石材加工业作为采石场的下游产业,在三江镇尤为发达。三江镇上,碎石厂、石砖加工厂等形形色色的加工厂星罗棋布,而加工过程中产生的粉尘污染,是当地居民长年投诉的焦点。
  记者在海文高速公路进入三江镇沿途的日达石材厂、朝阳石材厂、世发石材厂看到,简易的石材加工设备并不对加工过程中产生的粉尘进行任何处理。更为严重的是,这三家石材厂建在南方电网10KV江源线高压电线杆下方,大量的重型石块压在高压线旁,对供电安全存在严重的威胁。
  碎石厂的碎石设备更是通过乱拉电线取得用电,往往几根电线从电线杆上拉下就直接接到碎石机上。在这里,到处是头上2米架电线,电线下面接加工设备的用电景象。
  半数人口从事非法石材业,彻底取缔难度大
  对于三江镇非法采石、非法石材加工带来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的情况,不但引发当地民众的强烈不满,还引起了海口市人大代表的关注。在今年的海口市人大第十五届一次会议及美兰区人大第六届一次会议上,多名人大代表联名建议三江镇规范石材加工厂用地和管理。
  然而,海口市国土资源局美兰分局答复美兰区人大代表建议时称,三江镇人口14488人,从事与该产业有关的人员达7000多,若对非法石材加工厂依法予以关闭,将影响到几千名从业人员的生计问题,也会造成新的农村社会不稳定因素。
  美兰区政府在答复市人大代表意见时也重申“三江镇人口14488人,从事与该产业有关人员达7000多,若对非法石材加工厂依法予以关闭,将影响到数千名从业人员的生计问题,也会造成新的农村社会不稳定因素。”
  而海口市国土局在回应市人大代表时称,建议美兰区政府或三江镇政府,在城镇规划中规范对石材加工厂用地的管理,对于零星带状分布的加工厂和采石场进行资源整合和布点规划,依据规划安排用地,消除安全隐患。但到目前为止,三江镇上的非法采石场和石料加工厂却没有一点变化,甚至愈演愈烈:仍然是到处在地表上采石,仍然在没有任何环保措的情况下施进行石材加工,生态破坏、环境污染、危险作业情况依旧。
  近日,海口市环保局和美兰区环保局已派员到三江镇进行实地调查。美兰区环保局秦局长表示,近期准备联合多个部门,对三江镇的非法采石场和石料加工场进行强制取缔。

摘要:
  1976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庐山山南风景名胜游览区的九江市星子县,非金属矿产资源丰富,特别是瓦板岩(青石)、花岗岩、高岭土(瓷土)等开采历史悠久。
  这些得天独厚的资源,因这些年旅游业的迅速发展而显得矛盾尖锐起来,采石业对环境会造成破坏,尤其是星子县城附近的东牯山,因过滥采石而显得“千疮百孔”,而其对面就是庐山景区,其植被破坏情况更是引人关注。
  星子县有关部门表示,当地政府已决心让星子的采石业三年内完全退出市场。
  开采后废弃的石块被随意丢在山下 无序开采后的“瘌痢头”
  一个个采石坑口遍布山体
  耸立在这一座座石材加工场背后的东牯山,一眼望去,令人触目惊心。
  东牯山距离星子县城不到3公里,位于白鹿镇秀峰村境内,与知名的庐山秀峰瀑布景点遥遥相对。6月20日上午,新法制报记者来到星子县“金鹿石材城”,金鹿石材城恰好位于东牯山脚下,据称是赣北最大的石材市场。
  进入金鹿石材城内,石材加工场一家挨着一家,在石材加工场内,运石料的货车进进出出,夹杂着砂轮的摩擦声音,很是热闹。负责石料加工的工人们忙活于打造石狮、碑柱等石材工艺品。
  有工人告诉新法制报记者,他们加工一对大的石狮子一般需要半年多时间,价格大致在2万至5万元一对,像他们这样几十人的大厂,一年大概要卖出将近200对狮子,但“还是以小的(狮子)为主”,另外还有大量工艺品种,但大部分都是销往外地。
  耸立在这一座座石材加工场背后的东牯山,一眼望去,令人触目惊心。据了解,该山一直绵延至邻近的星子县温泉镇,因蕴藏有丰富的花岗岩石材资源而被滥采。
  记者往山后走去,时隔十几分钟炸药炸洞采石的声音从半山腰传了下来,可以发现通往山上采石现场的路上,载重机、挖掘机来来往往,忙碌一片,一路上粉尘飞扬。
  在东牯山上,一个个采石坑口遍布山体,正在开采的矿口和已毁弃的矿口使原本秀丽险峻的东牯山变得面目全非,完整的山体更是形成一个个大窟窿。有采石工人告诉新法制报记者,东牯山分布100多个这样的开采坑口,“基本上就是一个坑口属于一个老板”。
  乳白色污水直排河中
  这些排放物质不仅容易污染河水,还有可能使河道堵塞。
  星子石料开采的过程中,由于没有采取水土保持措施,使得植被遭到破坏,土壤侵蚀量大,特别是大量的弃土弃渣,损害了庐山景观形象。
  早在2007年,就有地理研究学者指出,非金属矿产开发给星子所造成的土地荒漠化的发展速度十分严重。仅根据1982年10月8日与1994年11月2日两期卫星相片的对比分析,1982年由于开采石材所造成的退化土地为54.1km2,占全县土地面积的7.7%,1994年,退化土地已扩大到130.7km2,占全县土地面积17.7%,平均每年扩大6.38km2。
  还有当地群众告诉新法制报记者,采石带来的最大危害是容易引起山体滑坡、崩塌、泥石流、地面塌陷、地面沉降、江湖堤岸崩塌等与地质作用有关的灾害,可能危害当地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值得一提的是,“露天堆放的采石尾料中,重金属和有毒矿物元素含量较高,经雨水淋溶和地表水冲刷形成浊流,侵入地下水,流进河流,严重污染水系,同时加剧土壤污染、退化”。
  新法制报记者在金鹿石材城采访过程中就看到,有一条小河从石材城中缓缓流过,但让人感到吃惊的是,桥下河道边就有两个下水道出口,一直往外排放夹杂着许多乳白色不明物的污水。一名工人告诉新法制记者,那主要是用水清洗石材或者经雨水打湿的乳白色沉淀物。
  据了解,由于很多厂未建污水处理工序,只是挖了一条排水沟通向小河,这些排放物质不仅容易污染河水,还有可能使河道堵塞。
  非法采石洞口“难以统计”   “有时一年取缔的非法开采矿点就达上百家”。
  星子县国土资源局有关人士告诉新法制报记者,采石曾是星子重要经济支柱之一,“早些年,采石、石料加工等,给星子财政带来的税收收入,一度达到当年全县财政收入的1/3,差不多是三千多万”。
  星子的石雕也有上百年的历史,由于星子县经济还有些落后,所以早些年政府一直鼓励加大开发的力度,在政策上给予支持,所以星子在这个方面独具优势,自然也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前来,前些年甚至成了星子政府重要的招商项目。
  目前县内纳入国土部门监管的采石场有上百家,“包括开采的、加工的、运输的,相关从业人员将近两万人”。政府为了加大开采规模的科学、合理性,还曾对比较零散的开采、加工企业进行了重点整治。
  新法制报记者还了解到,实际上除了纳入国土部门监管的100多个开采洞口外,星子县境内那些未经审批的“非法洞口”更是“难以统计”,“有时一年取缔的非法开采矿点就有上百家”。
  一证多用现象严重
  九江市国土资源局颁发给星子县采石企业的采矿证一共只有23个,而当地有上百个采石洞。
  星子县国土资源局的有关人士解释说:“上百家那是指采石洞口,一般一个洞口就是一个采石场,这些采石场和经过审批的这些采石公司是一种经济承包、合作组织的形式。”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所谓的合作形式,就是经过审批成立的这些石材厂很多只是个挂名的空壳公司,既没有自己的设备,也没有自己的采矿工人,只是成立这个公司以利于向有关部门申请办采石法律手续,然后以公司名义向各洞口开采经营户发包,一证多用,这样做的好处是每年可以从每个采矿个体户收取不菲的管理费。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指出,这种利用成立公司并以公司名义申办有关手续,而后又将矿产发包给个体户开采的采矿行为属非法行为,按照有关规定,谁开采谁就要取得开采主体资格。换句话说,批准审批了多少个采矿许可证,就只能开采多少个矿,其他发包的个体独立开采经营户,涉嫌无证开采。
  九江市国土资源局矿产资源开发科科长匡杰告诉新法制报记者:“所谓合作形式挂靠采矿证的行为是不允许的,目前国土部门已了解到这种现象的存在,将进一步完善监管,对这种行为进行清查。”
  监管非法采石需多部门协助
  停了非法采石厂的电和炸药,他们就买柴油机发电,你查他就跑。
  对于东牯山的现状,匡杰说,东牯山的无序开采确实与庐山旅游整体开发的形象不相称,但这很大部分坑洞是多年前就形成的。“国土部门对矿石开采的监管起步比较晚,尽管现在对矿石开采的监管正在逐步完善,但依然有很多难点,靠国土部门一家无法完成。”
  之前,星子县国土局曾停了非法采石厂的电和炸药,他们就买柴油机发电,你查他就跑。“所以关停一个非法采石点需要公安、供电、安监、环保等多部门的协助才行,同时,也希望当地政府重视采石监管工作。”匡杰说,为此从省里到市里多部门,都曾多次向星子县政府方面提出整改建议。
  星子县政府方面也曾多次表态要关停采石业,“但不能紧急刹车,只能够逐步缩小采矿规模,逐步退出来”。由于牵扯到的人太多,一下子要停下来对当地经济的影响比较大,“所以这需要一个时间上的过渡”。
  匡杰说,在采石无法一时退出市场的情况下,国土部门只能尽量希望各采石企业改良开采工艺,“去年开始,我们已启动了矿业实地核查,准备尽快重新编制矿石开发方案,争取少破坏植被和环境。但从目前看来,很多开采企业不愿意改良开采工艺,因为那意味着开采成本的加大”。
  3年左右关停所有采石企业
  对于星子采石业给环境带来的破坏,尤其是东牯山的现状,已引起多部门的重视。
  今年1月10日,江西省人大环资委的一份报告中提到,“星子县位于庐山秀峰附近的采石场乱采滥挖,严重影响庐山景观和鄱阳湖生态旅游”。
  最棘手的问题还在于“善后”。
  据了解,星子当地已遭遇严重破坏的山体植被,需要大笔的资金才能逐步复绿,但由于资金来源少,只能够“想办法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
  星子县林业局副局长陶松柏告诉记者,对于星子采石对林业植被的破坏情况,省林业厅也一直非常重视,“政府已在东牯山试点对废弃的1000余公顷的东牯岭老矿区全面进行植被恢复,所需要的资金缺口非常大”。
  “从2009年开始,我们林业部门就没再批准一例允许企业采石的用地手续。”陶松柏说,近段时间,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已经多次对采石的问题召开会议,“县里已经决定用3年左右的时间关停所有采石企业,彻底退出采石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