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湖北日报》头版头条刊发长篇通讯探析华新转型之路-公司新闻-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0 Comment

跨越百年的美丽

       
2007年,在水泥行业高歌猛进的时候,华新冷静下来,开始谋求环保转型。十多年过去,当其“水泥窑高效生态化协同处置固体废弃物成套技术与应用”成果拿下2016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时,国家最高肯定给了华新更坚定的转型信心。
  华新水泥总裁李叶青表示,“虽然转型的路途并不平坦,但相信我们所有的努力终有回报的一天,华新也会从一家水泥企业转型为环保企业,成为黄石生态转型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远见
  10多年前谋划转型发展
  1月9日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当李叶青接受“2016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的荣誉时,他的心情是激动的,这意味着华新10多年来的转型努力获得国家肯定。
  10多年前,水泥行业还是一片红红火火,各家企业的生产线都是一派热火朝天,在这个行业的巅峰时期,大家都是激情澎湃的,华新却谋划放慢脚步转型发展。
  “通过对当时各种数据的冷静分析和思考,我看到的是,水泥需求的拐点将会很快到来,华新必须先缓一缓脚步。”李叶青说。他还利用各种场合呼吁,水泥行业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正如李叶青预料到的,“去产能,谋转型”的想法一提出来,就遭遇了不小阻力和压力,企业内部有很多反对和质疑声,行业内更多的是嘲笑和无视。
  在危机尚未出现时,转型从来都不是最“实惠”的选择,但华新在力排众议后,开启了坚定不移的绿色步履。
  2007年,在华新成立100周年之际,华新实施了两项重大举措:一是“壮士断腕”,将运行了半个多世纪的华新老厂区生产线全面关停;二是成立环保事业部,开始涉足环保产业。
  这一年,针对中国生活垃圾“成份复杂、热值低”特性,华新开始致力于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成套技术的研发和实践,还专门成立华新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以加快推进企业环保转型。
  求索
  环保路上越走越宽
  近年来,华新水泥在人们印象中,没有行业中个别企业做得快、做得大,但这家百年企业却一直在稳健发展。
  “多年来,华新不一味追求体量的增长,而是在发展机遇面前,既充满激情,也十分理性。”李叶青说。
  十多年的艰辛努力,让华新的转型之路越走越宽,“之前投资建设的水泥窑协同处置环保项目,现在都取得了实际运行的成果。”让李叶青甚感自豪的是,华新目前拥有市政生活垃圾、市政污泥、工业危废、污染土、漂浮物五大处置平台。截至去年底,华新已先后获得85项国家发明和技术专利,并在省内武汉、鄂州、赤壁、武穴、应城、南漳、秭归、鹤峰等县市运行和建设生活垃圾水泥窑协同处置项目,使湖北成为全国水泥窑协同处置固废第一大省。
  近三年,华新已安全生态化处置生活垃圾250万吨,处置市政污泥90余万吨、处置三峡库区水面垃圾漂浮物50余万立方米、处置污染土75万吨,修复城市毒地上千亩,年生活垃圾处置量已占全国水泥窑协同处置总量的70%以上。
  2016年,国家工信部和环保部以及全国大部分省级政府均下发了水泥行业错峰生产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到“所有水泥生产线全面实施错峰停产,但承担协同处置城市生活垃圾及有毒有害废弃物等任务的生产线可不进行错峰停产”。这也意味着华新环保转型的战略优势已初步显现,华新再次成为全国水泥企业转型升级的领跑者。目前,华新在湖北、湖南、重庆、广东、河南、云南、四川等省市运行和在建的环保工厂共计24家,年处置废弃物能力超过500万吨。
  与此同时,华新也成为中国水泥工业“走出去”的先行者,华新水泥塔吉克斯坦亚湾工厂2013年和2014年,连续两年被塔国政府评为“最佳工业企业”和“最有社会责任的企业”。2014年9月,华新与塔国政府签署新的合作协议,该项目已建成投产。2015年,华新在柬埔寨兴建的一条日产3000吨的新型干法水泥熟料水泥生产线建成投产,运行的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
  责任
  “环保先锋”的社会担当
  时下,当雾霾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环保热点问题时,华新已经在担忧更多。
  “华新现在一年为黄石处置化解3万多吨的市政污泥,黄石磁湖、青山湖的美丽还有我们的功劳呢。”李叶青透露。
  随着我国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加快,产生的各种固体废弃物以惊人的速度逐年递增。目前,全国每年仅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就达2亿吨,累积堆积量已超过80亿吨,2/3的大中城市被“垃圾围城”,并逐步向农村蔓延。因垃圾堆存累计侵占的土地超过5亿平方米,各类垃圾污染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300亿元。
  不断产生的垃圾,何去何从?“垃圾通过水泥窑协同处置,不占地、不产生二次污染,致癌物二恶英排放远低于苛刻的欧盟标准,真正实现了减量化、无害化、资源化。”华新环保事业部负责人分析。
  对于大量城市生活垃圾的安全、无害化处置,成为各地政府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也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未来,华新展示在世人面前的将是一个环保企业,首先帮助社会解决环境问题,而水泥将成为环保事业的附产品。”李叶青说。
  他期待的是,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和配套机制,适当提高垃圾处置费用,支持企业环保事业可持续发展。
  解决环保问题、社会问题和企业的经济效益问题,一举三得,实现环保、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多赢,这才是华新转型所追求的目标。
  百年华新,勇担社会责任,敢于创新,积极进行着从“水泥摇篮”到“环保先锋”的角色转变。
 

经常有人把建筑材料行业比作是一项“光灰”的行业,与粉尘污染、噪音污染等紧密联系在一起。水泥业更是首当其冲,令很多人闻之色变,避之不及。

——探析华新转型之路

然而,通过一系列技术创新与管理优化,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一边“吞食”垃圾,一边生产水泥,一个昔日“光灰”产业的代表,正在变身“环保先锋”。
“光灰”产业的绿色转型
在湖北省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赤壁工厂,一条水泥生产线正在繁忙运行中。表面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送入水泥窑内的东西,却并不寻常。
短短一上午,几辆密封式的垃圾车已经陆续来到这里,卸下了数十吨垃圾。经过生化、物理和机械的综合处理,垃圾中的无机成分成为水泥原料,有机成分则成为水泥生产的替代燃料。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垃圾沥出液在污水处置设施中净化处理,臭气也经除臭系统达标后排放。
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李叶青说,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与垃圾焚烧炉等项目相比,水泥窑在进行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体废弃物的时候,温度更高、高温时间更长,高浓度的气固二相悬浮系统可以有效避免和抑制二恶英和呋喃的产生,几乎零污染。
华中科技大学环境工程系教授周敬宣认为,与填埋和焚烧相比,“垃圾变水泥”不占地、不产生二次污染,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新路径。
华新水泥是一家具有百年历史和荣光的“老字号”。1907年,为修建粤汉铁路,湖广总督张之洞在湖北公开招标兴建水泥厂。经慈禧太后御批,一条日产200吨的水泥生产线应运而生。发展到上世纪50年代,华新水泥的生产规模被毛泽东主席誉为“远东第一”,华新也赢得了“中国水泥工业摇篮”的美名。
如何能让普遍的“光灰”产业真正实现“光辉”成为华新人不懈的追求。
从2001年开始,华新水泥借鉴股东方瑞士豪瑞集团在固废处置领域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理念,结合中国生活垃圾等废弃物成分的特点和收运、处置的现状,围绕“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各类废弃物”的工艺路线,经过十余年的技术研发,形成了国内首创、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水泥窑协同无害化和资源化处置技术的自主知识产权,建立了处置各类废弃物的环保产业链,并帮助当地政府解决了许多困扰多年的环境问题。
从最早吃武汉钢铁集团公司等企业固体工业废弃物开始,华新水泥逐步扩展到生活垃圾、市政污泥、污染土、漂浮物、工业危废和医疗废弃物六大处置平台。
截至2014年5月,华新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生活垃圾和固态废弃物能力已达到300万吨/年,可以为1000万人口提供垃圾无害化环保处置服务;已运行武汉、武穴、黄石、宜昌、株洲等15个环保处置工厂,累计为社会处置了50万吨生活垃圾、6万吨工业危废、20万吨市政污泥、48万吨污染土、12万吨水域漂浮物。经测算,采用此技术处置市政垃圾50万吨,就可节约标煤8万吨,减排二氧化碳75万吨,减排二氧化硫570吨,减排氮氧化物2300吨。
三峡库区的“清道夫” 仅仅是城市垃圾还不能体现华新水泥这项技术的功效。
三峡工程蓄水后,大量的农田山林、百万移民旧址逐渐被淹没,多年堆积的生活垃圾、天然杂物和工业垃圾随水而起;再加上汛期随雨水带入的农作物秸秆、杂草,过往船只倾倒入江的垃圾,三峡库区出现了大量的漂浮物,并最终聚积于三峡大坝坝前。水面漂浮物不仅影响了三峡库区水质和水面清洁,威胁到航运安全,甚至影响到电厂的安全运行。据了解,每年长江主汛期是三峡水库漂浮物最多的时期,湖北、重庆库区沿江各区县每天打捞漂浮物约200余吨,由沿岸群众经过简单处理后,就地掩埋在比较浅的地表层,容易造成二次环境污染。
为了有效保护长江水域环境,确保三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安全运行,2010年7月,华新水泥斥资5000万元建成集破碎、干化、机械输送、高温封闭处理于一体的水泥窑协同处理漂浮物工业化生产线(年设计处理能力20万立方米)。目前每天接收处置量在800至1000吨。
据悉,大型水库的漂浮物处理是世界性难题,华新的这条生产线是我国首条水面漂浮物工业化处理生产线,被科技部列入“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重大项目示范工程。
李叶青指出,三峡水库漂浮物的主要成分是树枝、秸秆、树叶、杂草和塑料、泡沫制品等生活垃圾,这些物质都有一定燃烧值。漂浮物经破碎、干化后通过传输带进入800摄氏度以上的全封闭高温反应器,直接替代部分原煤燃烧。整个过程不排放任何有毒有害气体,产生的少量灰烬也被用作生产水泥的原料,是一种安全、环保、没有二次污染的处置方式,实现了漂浮物处理和节能减排的双赢效果。这一工程不仅成为三峡库区生态环境的“清道夫”,同时对企业发展可替代原燃料、降低生产成本也发挥了积极作用,实现了环境、经济和社会效益的一举三得。
水泥窑“治疗”土地“中毒”
处理了生活垃圾、三峡水库的漂浮物,在武汉、武穴等城市,被污染的土壤也被华新窑炉“吃干榨尽”。
在武汉市汉阳区二环线内,一块面积约242亩的黄金地块,以4亿多元的价格拍卖给房地产公司,但在开发过程中,却发生了工人中毒晕倒事件。原来,这里过去是武汉农药厂厂区,土壤受农药污染严重。
土地“中毒”了,谁来医治?经过国土资源部门、环保部门以及科研院所等单位综合调查研究,这些土地受有机磷、有机氯等农药污染,平均污染深度在1.8米左右,根据污染物特点及污染程度,他们提出了焚烧处理的治疗方案。
在位于湖北省武穴市的华新水泥高危废弃物处理中心,“毒土”被送进温度高达1600℃的全封闭水泥窑炉里,经过持续1小时的强碱性高温煅烧,这些“毒土”脱毒变成了水泥。
现场嗅不到异常的气味,也看不到残留的渣土,“毒土”被处理得非常干净。华新水泥环保事业部技术人员告诉笔者,有机氯农药在水泥回转窑的高温条件下彻底分解,去除率可达99%以上。
据介绍,早在2003年,华新水泥就开始了水泥窑协同处置高危废弃物的尝试。当年,他们处置了数十吨毒鼠强及其污染物、13吨滴滴涕废弃物,为国内危废物处理带来了新的思路。
目前,他们已能够处理包括废弃农药、废弃有机溶剂等在内的15类危险工业废弃物,成功对近千万吨固体工业废弃物、1500吨废弃农药进行无害化处理,将其转化为水泥生产线的替代原料和燃料。
如今,华新人的转型仍在继续。“未来,环保将是主业。”李叶青说,“过去,华新是在生产水泥的同时做环保,现在是做环保的同时生产水泥。未来,华新的水泥是因环保需求而存在,水泥是环保的副产品,环保的营业收入将达到与水泥产业相当的水平。”

湖北日报讯 记者黄宣传 毛光勇 通讯员张力峰

 

 100年,可以道出一个国家的沧海桑田,可以见证一个企业奋强不息的发展历程。

 创建于1907年的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历久弥新,遵循科学发展观实现华美转身,正在上演一场跨越百年的美丽。

 今年9月15日,华新第一条走出国门、年产100万吨的水泥生产线正式启动,在塔吉克斯坦举行隆重奠基仪式。华新,从清末走来,由城市中心迁往外围,由黄石走向全国以至中亚,其塑造“百年品质”的品牌战略,不仅是简单的更新技术、扩大产能,而是脱胎换骨的绿色理念、民族工业的社会责任。

 

 壮士断腕,功勋老窑淘汰出局

 

 时值今日,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罗以澄教授,回忆起当年乘船回上海老家,途经黄石港码头时的情景仍记忆犹新:“黄石空气质量太差,请旅客不要开窗,未到港的旅客最好不离船上岸!”大喇叭一遍又一遍喊个不停。

据统计,上世纪70年代,黄石城区平均每天降尘量达到90吨,黄石也由此被称为“光灰城市”。坐落在黄石市中心的华新,可谓“头号功臣”。

 华新在赋予黄石“水泥故里”美誉的同时,也曾给这里的居民带来难耐的苦楚。

 环保部门监测,上世纪70年代,黄石城区平均每天降尘量达90吨。住在水泥厂附近的钱世耀老人回忆:“几个大烟囱成天冒着滚滚黄烟,一年四季不敢开窗。尽管门窗紧闭,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家里还是落下一层灰渣。”

 让“华新造”真正名满天下的1、2、3号窑,位于中心城区。从北京人民大会堂等建国初十大工程,到葛洲坝、三峡大坝等国家重点工程,华新水泥筑起了座座丰碑。

 然而,市场竞争下的华新,暴露出四伏的危机:高能耗、高污染、资源消耗型企业,被全球环保风暴和民众舆论推到风口浪尖。用传统湿法窑每生产一吨水泥与新型干法窑相比,成本增加高出80-100元,劳动生产率仅相当于后者的1/7。据资料记载,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华新的生产规模一缩再缩,从“远东第一”降至“全国第一”、“全省第一”……

 2005年5月20日,华新毅然关闭功勋窑,在完成三峡工程大坝水泥最后一笔合同生产后,燃烧了数十年的1、2、3号窑全部停火封炉。此前,华新4、5号新型干法生产线,在西塞山石料山脚下先后投产。生产工人经培训后全部转入新的岗位,丢掉铁锨轻点鼠标。

 近几年,该市空气质量达到及好于二级标准的优良天数均在300天以上,先后荣膺“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和“中国人居环境奖”,成为我省唯一获得这两项殊荣的城市。

 

 演绎传奇,水泥航母乘风破浪

 

 走出黄石中心闹市的华新,把握国家“上大改小、控制总量、结构调整”和“中部崛起”、“西部大开发”的政策机遇,抢占市场制高点。

 瑞士豪西蒙集团,世界上最大的水泥制造商,看中了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水泥市场。华新果断向该集团发行7700万B股,成为国内同行第一个引进外企的战略投资者。华新通过导入这家世界著名公司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科学的管理体系,直接与国际接轨。

 在国内,经过缜密的调研和比较,华新决策层确定了扩张布点的“三靠近”原则,即靠近资源、靠近市场、靠近交通。“十字形”发展框架应运而生:以武汉为中心,沿长江黄金水道向西南和东南延伸横向延展;沿京广线南北拓展为纵轴扩张,形成贯穿东西南北的“十字”形布局。

 2003年,华新运用自身核心技术优势在外地投资兴建的第一条整套水泥生产线,在宜都点火投产。投资3亿多元、年产水泥150万吨这个项目,当年实现利税3030万元,次年增长为6060万元,成为宜都市当时的第一利税大户。

 次年,华新阳新一期日产6000吨、恩施日产2500吨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武钢公司二期年产60万吨和南通公司二期年产80万吨水泥粉磨系统建成投产。2005年,华新岳阳年产水泥100万吨的粉磨生产线、武穴一期日产6000吨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西藏山南日产1000吨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陆续建成投产;宜昌二期日产2500吨、云南日产4000吨、襄樊日产4000吨新型干法水泥生产线等项目进展顺利……

 10年时间,华新落子如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湖北、湖南、云南、西藏、重庆等八省市地拥有40余个水泥生产基地,总资产达185亿元,营业收入近百亿元,员工1.1万人,跻身中国制造业500强。

产能从不足400万吨扩大到目前的6000余万吨,10年,华新从黄石走向全国,走向世界。

 

 破解难题,脱掉灰袍穿上绿衣

 

 当人们追逐华新跨越发展的脚步、探究转变增长方式的“华新模式”时,华新像玩魔术一样,将废弃物变为燃料,将垃圾变为绿色水泥,将毒液化为无害物,上演一场波澜壮阔的转身好戏。

 华新消化和吸收世界上最先进的环保理念,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置技术”处置各种废弃物,变废为宝,形成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环保产业链。 三峡大量的漂浮物阻塞航道,甚至对船闸的安全构成威胁,每年要花费上千万元组织人力、物力清漂。华新成功地用替代能源技术处理了库区的漂浮物,不仅节约了大量能源,而且还净化了长江水质。仅去年就处置了近10万立方米漂浮物。

 华新在宜昌建设的国内领先的污泥处置系统,日处理能力达150吨。经测算,每3.5吨这样的半干污泥可替代1吨原煤。一年多来,平均每天处理城市污泥70多吨。以污泥为辅料生产的1500多吨优质水泥已应用于各项工程建设中。

 去年,华新承担国家环保部、商务部与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的“中国废弃杀虫剂类和其他废弃物环境无害化管理和处置项目”,利用水泥窑对13吨持久性有机物进行无害化处理。

 今年9月底,华新武穴公司市政垃圾综合利用项目正式投产。这也是我省目前唯一的市政垃圾综合利用项目。他们用垃圾中的可燃物替代燃料,不仅每年可节约标煤2万多吨,更重要的是,在生产过程中不排放有毒有害物质,没有二次污染,为我国破解城市“垃圾围城”难题献出一把“金钥匙”。

 2007年以来,华新利用水泥协同处置技术,投入2亿元先后在省内外配套建设7个废弃物处置项目,到去年已累计处置废弃农药1500吨、城市污泥5万吨、各种固体工业废弃物近千万吨。“十二五”华新将以环保为龙头带动水泥主业的整合,建设30个至50个环保处理工厂,带动与水泥行业相关联的电力、钢铁、化工等企业,形成资源再利用的循环经济产业链。

  公司总裁李叶青豪言壮语:脱去灰袍穿绿衣,在新的百年,华新的使命是清洁我们的生活环境、提供信赖的建筑材料,做全球绿色使者,让美好的世界从我们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